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小飞电子书 >> 富贵荣华 >> 第213章 世子道温情,天子连环手

第213章 世子道温情,天子连环手

哇——

听到这大嗓门的一声吼,陈善昭顿时本能地用双手捂住了耳朵。见乳母慌忙抱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出去,可却左哄右哄就是不听哭声停止,他不禁苦着脸对歪在榻上忍俊不禁的章晗说道:“真是见鬼了,每次我不进来他都是安安静静的,我一来看你,他立时扯开喉咙就是一阵哭,他是存心和我这个爹爹过不去是不是?”

“谁让你这个爹爹前次看到他尿了,竟是吓得直接把他扔了给乳母?”章晗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陈善昭,见其立时讪讪的,她的目光顿时落在了门帘上。听到小家伙还在哭个不停,她便扬声叫道,“把晨旭抱进来我瞧瞧!”

外头乳母看过孩子的尿布,又尝试为其喂奶,可小家伙硬是软硬不吃,只一个劲哭个不停,因而听到这话,她立时如蒙大赦地抱着孩子又进了屋子,有些讪讪地将孩子双手抱给了章晗。章晗接过孩子后先端详了片刻,随即便用脸轻轻地贴在其额头上,继而轻轻摩挲着孩子那稀疏的头发,紧跟着便抱了孩子下地,嘴里还哼唱着她从未听过的民谣。很快,原本哭啼不停的小家伙终于停住了那大嗓门。

见此情景,陈善昭顿时沉着脸对那乳母说:“居然还要世子妃来哄孩子,要你何用!”

章晗转过头,见乳母满脸通红地要请罪,她便笑道:“这又不是岳妈妈的罪过。有些孩子安静,有些孩子吵闹,至于咱们家的晨旭,则是显见挑人,一见着你这爹爹就不消停,之前四弟和四弟妹来的时候,他倒是安安分分的。岳妈妈,你只管尽心尽力带着他就是,偶尔哭闹两声也是人之常情。刚刚是我不忍他一直哭,这才让你把孩子抱来,不是说你不会哄。”

乳母岳妈妈这才如释重负,等接过孩子之后又行过礼,她忍不住说道:“瞧世子妃的样子,却像是带过孩子似的,奴婢竟是及不上。”

“只是从小长姊代母,把我小弟带大到三岁,那时候我自己也才一丁点大,不过都是闹着玩罢了。那时候常用大哥做的木质小车推着他在村里四处走,四处玩,哪里是真的懂什么?”章晗微微一笑,却是想起了从前贫寒而美好的时光,一时间脸上露出了柔和的光辉。而陈善昭看着她这般表情,早忘了刚刚还挨了妻子两句训斥,打了个手势让岳妈妈把孩子抱出去,他随即就站起身来,突然从后头按住了章晗的肩膀。

“等日后有机会,我一定陪你回故乡看一看。”

“在外头星星念念想着,回去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人就是那样,过去的总以为是最好的,其实过去的事也就过去了,无论如今再富贵,纵使回去也是寻不回当年那种感觉了。”章晗往后头靠了靠,随即又低声说道,“就好比我和琪儿,那时候全都是地位最尴尬不过,我偷偷摸摸捎带给她吃食,偶尔教她两个字,对她说家里的亲人,想要回去一家团圆,她则是对我说印象中那位生母,和我说只希望能够快些长大,不看父亲和嫡母脸色……如今再想想那时候的时光,真的好像是恍若隔世。”

屋子里并没有别人,只有夫妻两人这么挨着靠着。陈善昭听着妻子的呢喃,良久才轻声说:“不是恍若隔世,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如今梦醒了,自然就圆圆满满。”

章晗忍不住莞尔:“若之前是做噩梦,那倘若如今也不过是一场美梦呢?梦醒过后,我岂不是又一场挣扎?”

“咱们的美梦,自然永远都不会醒!”陈善昭的手下挪了些,竟是从后头箍住了章晗的腰。才生过一个孩子,那原本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没有从前的紧实,但手放在上头却能感觉到惊人的弹力。想到章晗十月怀胎,如今又是将近一个月坐蓐,千辛万苦方才诞下了这个儿子,他不禁脑袋搁在那肩膀上,继斩钉截铁地说出头前那一句话后,又一字一句地说道,“而且,今后咱们还有我们的曦儿,我们的晨旭,如果是梦,就因为他们,你也不会醒过来!”

“就知道说好听的哄人……”章晗嗔了一句,但停顿片刻便轻声接了一句,“不过,我就喜欢听你这些甜言蜜语。”

陈善昭顿时大喜,暗叹妻子生了孩子过后,这脸皮终于不似从前那么薄。于是,他立时松开了手,让章晗正面对着自己,这才紧紧抓住了她的胳膊,笑眯眯地说道,“既然喜欢,那不几日这一个月终于熬到头,我对你说个够。对了,你是不知道,就在皇爷爷来探视你的那天之后第二日,四弟出门的时候有些鼻青脸肿,我纳闷地问他原委,结果他随手就塞了一本册子给我,悻悻地说他们夫妻俩用不上,送了给我。他们既然用不着,回头咱们好好参详参详?”

章晗一愣之后立时明白了过来,又是好笑陈善睿和王凌这小夫妻的小别扭,又是嗔怒陈善昭的厚脸皮和大胆。可如今都已经连孩子都有了,她磨了磨牙便似笑非笑地说道:“参详就参详,回头世子爷别早早偃旗息鼓就行了!”

这儿正彼此打趣着,外头突然传来了乳母和人说话的声音,却是王凌。章晗连忙收起了戏谑之色回身坐下,见王凌进门之后,那刀子似的眼神先落在了陈善昭身上,她顿时想起陈善昭借着喜得贵子的名义起头好几天都没去古今通集库,紧跟着又索性告病在家陪着她和儿子,正经该拍板的事情却都推给了陈善睿,她顿时干咳了一声。

“四弟妹总算得闲了?”

“是啊,从抚恤到从皇上拨来的兵士中挑选新人,我和郡王爷险些忙得脚不沾地。”王凌看着这一对撒手掌柜,尤其是陈善昭,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好教世子爷得知,再过两日大嫂就坐蓐完了,紧跟着便是满月礼,要请多少宾客,要办多少桌酒水,宾至客来安排在何处,如何回礼,这事情麻烦您给句话吧?郡王爷这几日被我差遣得四处走,已经抱怨连天了。”

最可气的是,顾家请了她爹定远侯做大媒,是让陈善昭去说和,可陈善昭去了两回之后,就成天把这种事交托给陈善睿,自己心安理得躲在家里陪着媳妇带孩子!

陈善昭见王凌一副要撂挑子的模样,更知道妻子至少得过了孩子满月之后方才会一块理事,他只能无可奈何地举起了手,满脸无奈地说道:“好好好,我去亲自写帖子,给各处送帖子的事我也亲自去。我知道四弟妹最近辛苦了,在这多多谢过。想来四弟妹巾帼英豪,宽宏大量,必定会宽宥我之前的偷懒。”

尽管王凌沉下脸来的时候,对着陈善睿也是说话硬梆梆的,但陈善睿顶多遂她心意也就罢了,要说小意哄人,自然比不上陈善昭。此时见这位世子爷如此拉得下脸来行礼,她自然不能再摆着那么一副冷脸,没好气地摇了摇头后就裣衽还了一礼。

“如今就只剩下没几日了,大哥要去还请尽快去,大嫂这儿我陪着说说话。”

眼见得王凌是必不肯让自己继续陪着媳妇孩子,陈善昭只得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迈开步子往外走,临到门帘前头时,他突然回过头来说道:“晗儿,记得你那干姐姐就是这两日出孝,索性也下了帖子请她一块来。上次武宁侯夫人带她来时,见她分明是极喜欢孩子的。”

“好,就请她来,之后她这婚期一定,就不会再有空出门了。”

等到陈善昭出门去了,王凌在章晗对面坐下之后,这才不无殷羡地说道:“我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虽说有几个姑表姨表的亲戚,也有几个堂兄弟,可我和他们在一块的时候就总觉得无话可说,别提情分了,就连坐都坐不到一块。父亲虽疼我,家里却总是冷清了些。大嫂除了兄弟之外,还有那样情谊深厚形同姊妹的干姊姊,我都有些羡慕了。”

“瞧你这话说的。”

经历了此前的一番磨砺,章晗和王凌之间也没了从前的客套,此时,她便笑吟吟地冲着王凌眨了眨眼睛道:“咱们如今是嫡亲的妯娌俩,又曾经共过那样的患难,我可以把安危全都托付给你,难道不是比姊妹更亲近?日后等到你有了儿女,咱们的孩子从小一块长大,家里头就更热闹了。”

听章晗竟然如此说,王凌顿时也觉得心头一热。然而对于孩子,她心底终究还存着从小挥之不去的阴影,因而沉默片刻便岔开话题道:“对了,外头才刚得的消息,皇上升了顾四公子一级,又赐了武宁侯夫人四字匾额,顾家这一次的彩头可是大极了。”

“哦?”章晗连忙追问此事内情,待王凌一一说明之后,她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又笑道,“咱们府里得了那样的恩典,顾家此前也算是遭了池鱼之殃,顾四公子原本就是有真才实学的,武宁侯夫人更是贤名在外,有此升赏褒奖也是应该的。”

“应该是应该,可顾家这么快便把婚事定了下来,着实让人意外。”王凌突然凝神盯着章晗的眼睛,满脸郑重地问道,“当初皇上来探视过大嫂那一天下午,武宁侯夫人就带着张大小姐来了,也是那一天说了让我爹去做大媒的意思。大嫂,我只想问,顾家是不是……”

这后头的话,王凌有些踌躇没有说下去。而章晗知道王凌应该是从这婚事当中察觉到了某些端倪,沉吟片刻就微笑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寻常百姓看见的只是一桩婚事,皇上看见的兴许是凤求凰,而也有些人看见的,却是顾家有所决断。只是就算有所决断,也是被人逼的。”

这一句被人逼的让王凌立时警醒起来。尽管皇帝事后清算,但顾家的名声险些就被败坏了,要说能做的也就是两件事而已。要么就把张琪送回张家去,从此和这个外孙女不再往来;要么便是索性大大方方把人娶进门,向人彰显出他们根本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的决心。若是前者,当初顾铭就根本不会亲自送了张琪去应天府衙,如今这种选择可谓是一开始便有端倪。而张琪和章晗是干姊妹,彼此之间情分深厚,顾家若如从前那样打算不偏不倚,大可等事情平息之后再过上三五个月定下亲事,如今就定,自然是和赵王府站在同一阵线的意思!

想到这里,王凌便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之前大嫂喜得麟儿,武宁侯夫人亲自来贺。明日我便亲自去武宁侯府,贺一贺顾家这三喜临门。”

“有劳四弟妹了,这几个月都是你内外操劳。等晨旭满月,我就能给你搭把手了。”

若是换成从前刚进门的时候,王凌必会怀疑章晗是想要把府里的大权收回去,但现如今妯娌俩经历过那样的事,却是有几分惺惺相惜,因而她自然而然地体味到了章晗的关切,当即嫣然一笑道:“看大嫂你说的,咱们两个还用得着说有劳二字?等你身体调养好了,改日我就可以松乏几日好好歇一歇,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撂挑子就是!”

打从那一日赵王世子妃临盆之日连番事变,最后平安诞下了皇帝的第一位重孙,紧跟着皇帝又是赏赐又是亲自探视又是赐字,其后又是雷霆万钧地一番清算,前几日更是擢升赏赐了顾家人,东宫之中的氛围不知不觉就有几分凝重,进进出出的宫女太监无不是小心翼翼。就在赵王世子妃坐蓐的这个月,皇帝收回了此前太子的处政之权,这让嗅觉最是敏锐的宫里人本能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而太子妃无疑便是感受最深刻的一个。往日琼苑温室之中的四季鲜花,全都是她第一个挑选,纵使淑妃惠妃敬妃也全都不和她争抢,更不用说那些低级嫔妃了,可现如今一连几日她照例亲自去采摘那些插瓶的鲜花时,却发现自己最喜欢的几株花每每只剩下了空枝,就是那些趋奉不断的内监们也都换了一副阳奉阴违的表情,一来二去,她心里自然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一日,她气咻咻地从琼苑回来,却是直奔太子的书房隐墨轩,一进门就二话不说把其他人都赶了出去,随即便狠狠盯着手捧一本书头也不抬的太子。

“殿下,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兴致在这优哉游哉地看书?莫不成也想混个书呆子?”

“书呆子有什么不好,父皇不但喜欢,而且还能爱屋及乌福泽妻儿。”太子依旧连脸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直到一只手猛然之间伸到面前,把他手中的书一把抢了过去,他才冷冷抬起了眼睛,声音中隐隐露出了几分怒气,“看看你这样子,如今不是在魏王府,这是东宫!”

“殿下还知道这是东宫!”太子妃竭力压着声音,但那种咬牙切齿的滋味却显露无遗,“你知不知道外头都在传些什么,你知不知道那些宫女太监私底下都在怎么非议东宫,你知不知道父皇的那些嫔妃都怎么瞧的你我?琼苑之中那李婕妤竟然敢当着我的面掐了那几支金桂,而且还若有所指地在那说风凉话,不过是个连蛋都生不出来的货色,竟敢如此,焉知她不是听到了什么察觉到了什么?”

“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那么招摇日日去琼苑沾花惹草,你硬是不听,如今遭了人冷眼却又怪得谁来?”太子冷笑一声,继而就淡淡地说道,“至于外头人说什么,让他们去说,异日自有他们取祸的时候。你有那些做表面功夫的时候,还不如多多去淑妃惠妃敬妃那儿坐坐表表情分,比成天往人家那里送花强多了!好了,我不想再听这些没意思的话,你出去!”

“殿下!”

“出去!”硬梆梆的两个字后,是太子倏忽间更加冷冽的眼神,“你知道我不喜欢说第二遍!太子妃,记着你如今的身份!”

等到太子妃方氏含怒离开,太子看了一眼被丢在桌子上的那本孝经,突然长长出了一口气。棋差一招便束手束脚,他是心急不错,但也是被人一步步逼上来的。尽管百官之中的风头尚未完全转过来,可方氏竟然在宫里也能被区区一个低等嫔妃揶揄顶撞,再加上顾家竟然把那个极有可能有问题的张大小姐定下为儿媳,皇帝还为此升赏赐字,这种危险的迹象却已经很明显了。然而,倘若此时此刻就做些什么,兴许结果只会更糟。

“娘……要是你在就好了,至少我有个说话的人……”

“殿下。”

太子喃喃自语了一句,正失神之际,外头突然传来了一声通禀。顷刻之间,他立时收起了那怔忡的表情,沉声说道:“进来。”

进来的太监毕恭毕敬行过礼后,便熟门熟路地上前到了太子身侧,躬下身子低声说道:“殿下,七公子说了,人是他这几个月通过咱们东宫的路道弄进京城的没错,但此前的事情,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见太子的脸色须臾就黑了,他连忙更压低了几分声音,“他说,皇上为此清算那些个亲军指挥使司的上下军官,而应天府尹方存泰也畏罪自尽,看似殿下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但羽林左右卫也好,金吾左右前后卫也罢,从掌印到军官,大多数人和殿下根本没有关联,反倒是和秦藩淮藩周藩等等关系密切,再有就是几位老勋贵的旧部。”

见太子面色稍霁,他想起舒恬说话时那种无所谓的表情,顿了一顿方才接着说道:“而现如今,换上的人里头,却颇有几个旧日威宁侯的旧部,再加上几个和殿下亲善却不为外人所知的也得了擢升,算起来殿下这笔生意做得并不亏。”

“混账东西,他这是在和孤讨价还价?”

太子平素对外素来谦和,罕有称孤道寡,此时此刻却忍不住换了自称。然而,按着扶手好一会儿,他的怒火终于一点一滴地压了下去。他当然知道韩国公那些余孽都在想些什么,那些人并不是真正忠于他,只是想让家族重见天日,恨不得他直接造了皇帝的反,所以才唯恐天下不乱做出了那样的事。然而,他既然利用他们在皇帝万寿节的时候夹了那样的奏折,又在除夕夜闹出了登闻鼓事件,哪怕是饮鸩止渴,这些人就一定要利用到家才行。

“罢了,此事暂且不论,只是日后你出宫见人的时候,务必要小心再小心。别的藩王也就罢了,秦藩和赵藩的人,可从来就不是好相与的。赵藩也就罢了,现如今正在风口浪尖,料想会消停一些,倒是秦藩,实在是安静得太诡异了一些。”太子想起那改元的传言,而皇帝近日虽是对赵王府和顾家优抚有加,偶尔也上朝,但始终不曾提过改元两个字,他本能地已经感觉到了此前恐怕是中了人的计,但却绝不肯显露出来,“秦王世子陈善文不是什么聪明人,盯着些陈善聪!”

“是。”

就在那太监答应之后要退下时,外间守着的太监突然出声说道:“殿下,乾清宫李公公来了。”

太子立时眼神一凝,摆手示意之前来禀报事情的那太监先退出去,他便把手头那本孝经摆在了书桌上最显眼的位置,旋即站起身来。不多时,李忠带着一个小太监进了书房,先是恭恭敬敬行了礼,旋即顺着太子那虚扶的手起身之后,他就笑着说道:“太子殿下,过了明年正旦便是皇上践祚的第二十一年了,因而腊月之后皇上打算斋戒祭天,明年正旦大赦天下,此前已经由武宁侯前去祭祀兴陵。此外,皇上正在修建的陵寝那儿传来消息说是突然冒出了一个涌泉,皇上请殿下率工部官员去亲自检视检视。此外,年末免诸王朝觐……”

尽管李忠接下来还一连串说了不少其他的话,但太子却几乎再也没有听进去。他只知道,皇帝果然是在今年末明年初要有大动作,却是把自己这个储君打发去陵寝检视!

PS:一章二合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富贵荣华请大家收藏:(www.txtxf.com)富贵荣华小飞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富贵荣华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富贵荣华 小飞电子书

猜你喜欢: 我绑定了神医系统神医凰后史前育儿计划锦桐阿莞好事多磨凤鸾九霄冲喜(GL)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韶光慢清朝穿越记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田园空间之辣妃有喜见善至尊农女千千岁娇宠令龙图案卷集·续盛世医妃六宫凤华容华似瑾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重生之两世姻缘誓要休夫:邪王私宠小萌妃掌家娘子以嫡为贵大帝姬
完本推荐: 不死神皇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官道红颜全文阅读穿越清朝当皇帝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十方神王全文阅读终极传承全文阅读锦屏记全文阅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全文阅读异世傲天全文阅读红叛军全文阅读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中华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网游之纵横天下全文阅读极品神医姐夫全文阅读天下枭雄全文阅读都市之最强纨绔全文阅读心象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修真医圣武炼巅峰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万族之劫女总裁的贴身兵王网游之菜鸟很疯狂每秒都在升级生死狙杀都市极品医神位面宇宙末世之渊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僵尸保镖九天仙缘极品全能学生超凡药尊我的奶爸人生修仙强者重回都市数风流人物芜卦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神话版三国诸天尽头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我和二哈共系统驭房有术绍宋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超品命师噬帝重生

富贵荣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富贵荣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富贵荣华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富贵荣华 小飞电子书移动版 - 小飞电子书手机站